催眠班同學的心聲

Mr. John Lo:

這兩個月的催眠課程轉眼間就過去了。多謝鄧博士的生動教學,和其他同學的互相支持和鼓勵,此刻完成過程的我,已變得更平穩,更自信。
我的轉變有以下幾方面:

  • - 課程進行時,我需要通宵當值。但無論多辛苦,我也務必盡力出席,難得鄧博土體諒,而每次上完堂後,也變得精神奕奕。

  • - 因為每一堂均有機會讓學員實習,催眠的行氣活血功效,在我身上尤有裨益。每次我面如死灰,氣若遊絲般走進教室;然後會面色紅潤,健步如飛走出來和同學們開懷大嚼。

  • - 另外,鄧博士亦給予我們練習口才,臨場反應及向公眾演說的機會。各位經過兩個月的特訓,不再怯場及能流暢清析地表達及執行催眠指示。

  • - 課程亦令我們變得更富想像力,變得更有創意。成功的催眠師需要按照個案的思維方式及喜好,隨機應變,用豐富繽紛的詞彙令個案進入狀態

  • - 本人被認定於催眠方面有潛質,亦發掘了自己聲線悅耳,文思縝密的特質,決志向這方面發展。以往語調急速,無甚耐性的我,亦祥和了許多,以往繃緊表情,多了笑容,不再口出怨言,重新以正能量吸引其他人,廣結人緣。

相比於其他課程隨時花上一年半載,導師質素良莠不齊甚至有私心,怕教識徒弟無師傅,令課程貨不對辦,鄧博士的傾囊相授非常可貴,頒發的證書數量,亦是坊間望塵莫及。最後,各位學員完成課程時,亦成為Ronstar大家庭的一分子,相互幫忙交流,這亦是鄧博士課程獨特之處。

Miss Susan Kwan:

“催眠是魔術?” “催眠不是魔術!” 一般人對「催眠」有不同的理解. 
“這是魔術嗎? 是巫術?”  “跟睡眠有甚麼分別?”,“搞不好, 會讓你知道我所有的祕密 !” ,  “要扮動物叫嗎?” 形形式式的奇怪理解, 「催眠」到底是甚麼?

數年前, 我在逛書店的時候, 好奇翻閱一本叫 「前世今生」 的書. 作者是一位在美國執業的心理醫生(Dr. Brian Weiss). 中國人深信的輪迴轉世, 怎麼竟跑到了科技先進的國家? 到底是甚麼原因令這位醫生寫下這本書? 難道他找到了「實質」的証據, 証明靈魂可以轉世? 好奇之下, 把書買了回家, 一口氣把它看完了. 

Amazing! 原來靈魂是有記憶的. 尤其是前生有放心不下的事情, 或是特別深刻的情境之類, 靈魂會把記憶帶到下一世, 儲存在潛意識內. 在清醒的時候不會記起, 但在睡覺或進入某種程度的放鬆狀態下, 潛意識便有機會把資料尋找出來云云.  這種理論很特別, 似乎可以解釋為甚麼有些人從小到大會無緣無故對某些事物產生恐懼, 難道這就是前生記憶? 我對這個潛藏的資料庫非常有興趣. Dr. Weiss幫助病人進入狀態後, 病者便可在潛意識中找尋相關的事件, 那怕是今生或是多世之前的事, 也可被一一記起. 而且當病者找到答案, 心結得到解開之後, 生理上的「病」也都隨之消失, 催眠真的有那麼神奇嗎?  這本書令我對催眠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去年終於結我遇上了合適的初階課程. 

班上的同學大部分都沒有被催眠的經驗, 但大家對催眠課程都有一定期望, 鄧博士是課程導師, 她向我們介紹了一套 「數字學」, (不是中國術數, 也不是九型人格學), 我們嘗試用自己或親友的出生日期計算, 都發覺相當準確. 是催眠班的 「意外收獲」. 

課程共有十節, 但只上了一半, 大家便覺得初階課程不能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同學們都希望可以一氣呵成完成整個治療師課程. 於是班上半數的同學都一同報讀了鄧博士的催眠治療師課程. 並希望考取相關的專業資格.

鄧博士強調「理論」固然重要, 但怎麼也不及 「實習」重要. 學員可以隨時隨地拿起書本研習理論, 但不可能隨時隨地找到 「實驗品」 給你實習. 我們班上有十多人, 每人輪流擔當 「治療師」 及 「被催眠者」的角色. 每位同學都有不同的性格, 因此我們都須要運用不同的技巧去令對方進入催眠狀態. 

八星期過去了, 這個課程相當特別, 學到的不只是起初所想的那樣……..
   
課程結束了, 但對一個治療師來說, 這才是 「開始」. (很老套的一句說話). 學習的路可以很短, 也可以很漫長, 在乎閣下用哪種心態對待它.  令人鼓舞的是催眠治療巳漸漸被大眾接受. 早前醫管局也嘗試引入催眠治療來幫助痛症病人減輕痛楚. 催眠治療無須任何器材, 也無須特定地方, 只要位置安靜舒適便可做催眠治療. 如有 「被催眠者」 因各種原因影響治療效果, 這也不見得會產生任何副作用. 所以催眠其實是很安全的. 至於治療效果多與少, 也很視乎治療師的「功力」呢!

能夠成為治療師固然高興, 助人助己之餘, 更可從不同人士身上瞭解不同的人格特質. 
催眠治療的涵蓋範圍相當廣泛, 由戒癮戒癖、改善情緒、減肥、減痛、改善失眠、改善記憶力、改善關係, 到尋找前世記憶等等. 真的不能小看潛意識的力量!
但願有多些實習機會, 可以充實自己, 令更多人認識催眠治療 ---- 這種歷史悠久又沒副作用的治療法, 也是藥物治療以外的另一選擇. 
朋友, 你有興趣一試嗎?

Miss Becky Pang:

從前我聽了很多有關催眠的負面資料,坊間常傳言催眠會操縱人的行為,它會使人服從一切等等誤解。多年來這個問號就埋藏在我心底了。直至2011年我知道有催眠初階課程之後,我便報讀這催眠希望解開這個迷…..

有一天,我在家中發現一本有關催眠的書籍,這本書是我2006年買的,原來我在這時已不知不覺對催眠產生興趣。當我上完初階後我甚感興趣,因為老師用心的教導,真的使我獲益良多。我知道老師開「催眠治療師課程」後,我很興奮,因為我很想幫助身邊的人,現今的人忙忙碌碌為口奔馳,他們面對極大的壓力,再加上人們的溝通機會也減少,因此使人的關係疏離,這樣會使人產生孤獨感,慢慢會演變情緒等問題。我感到有使命很想幫助有需要的人,我更能助人自助。

我完夢了,感謝您!鄧老師 J

Miss Kram'i Cheung:

從沒想過自己會得到催眠治療師這個專業的資格,最初參加課程只是為了治療一下自己低落的情緒,因之前感情事業皆受重創而弄致心情超級低落,所有的希望都消失了,整個人的自我、自信、自尊統統消失得無影無踪,情緒十分差,時常無心機,放棄自我的程度由我剃光了頭髮便可得知。

整個課程最深刻是在第二堂,miss在瞬間催眠的環節挑選了我做示範,是要想像自己成為一塊堅硬的鋼板被放在兩張只能承托頭和腳的椅子上,看上去完全沒有可能的,因為中間是空的,腰的部份完全沒有東西承托!可是當我聽從miss的指示,把自己想像成一塊很硬很硬的鋼板時,我真的可以光靠頭尾兩張椅子就承起了自己整個人的重量,彊直地平躺著!當天成功做到這個測試後,miss也不禁感動得落淚和給我一個温馨的擁抱,令我的自信回復不少。現在想起也感到十分神奇,也十分感謝miss別有用心選了我去做這示範,她是為了想幫我重拾自信,鼓勵我相信自己其實是有能力的,只要我肯去做,我一定會成功,之後每當我對自己的能力有所懷疑時,我都會想起這個成功體驗來勉勵自己。

每一堂都有讓我們與同學互相練習催眠的機會,我體驗到催眠的確能有助身心放鬆,舒緩情緒以及探索自己的一些問題,而且也了解到自我催眠的重要性。經過8個星期天的課堂,Miss跟我們分享了不少十分有趣有關生命和靈魂的故事,也有我最感興趣的數字學,我的心思慢慢被轉化為正面的,與同學的互動也產生一定的幫助,過程雖然慢也反覆,不過我終於相信一個人遇到低潮時一定不可收埋自己,要多些去接觸其他人,聽其他人的故事,便會發現自己其實也不太差,而且也會感受到他人對自己的關懷,令慢慢把心思的重心由自己抽離,多些關注身邊的人,重燃想幫人的心。

我本身是個完美主義者,總認為所有事情都要達至完美狀態才去做,所以之前有個想法就是:我自己都未治療好自己,又怎去幫別人?但是現在我終於明白這個世界並無完美,當下的狀態已是完美的表現,我不能等自己先完全治療好或再學好一些才去幫人,必需助人自助,同步進行,透過不斷練習幫別人催眠,過程其實也在治療自己,也在學習當中。我終於體驗到達出第一步讓自己去嘗試之後得到的成功感和滿足感,也很開心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同學,大家互相支持,互相幫助,齊心去以催眠治療幫助身邊更多的人。

Jackie:

在參加這個課程之前,我覺得催眠是一種非常神秘及常人難以明白的一種特別能力。催眠師似是擁有一種能力去令人做出或說出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但經過多月的課程後,我先明白到催明並非一種超能力,就像我一個普通人亦可學會催眠。課堂中,我們認識了催眠的技巧及不同的催眠方法。透過練習,我的表達能力及溝通技巧亦進步不少。而我亦加深了對自己的認識,了解自己的長處及短處,讓我能繼續進步。另外,能夠以催眠去幫助身邊的朋友,令他們釋放心中的壓力或負面的情緒,對我而言亦非常重要。

最後,我希望我能將學到的催眠技巧,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並透過我的體會令其他人都能感受催眠帶來的好處。

 

 

    更多心聲 >>